魏若楊公開信和17位北京家長點評


這個暑假以來,北京家長開始集體與教育部、國家民委以及北京市教委不斷交涉。北京家長申訴的材料中提到,“民大附中打著民族中學的旗號,事實上是在暗地里進行全國大范圍的掐尖招生。掛科生還會遭到淘汰,然后再空降尖子生?!?/p>

一個普通中學生的信,能引起這么多北京家長的關注并且提筆寫下回信,這不多見的。從字里行間可以看出很多很多細節和感情。北京大學錢理群教授尖銳指出:我們的大學,包括北京大學,正在培養一大批"精致的利己主義者",他們高智商,世俗,老道,善于表演,懂得配合,更善于利用體制達到自己的目的。這種人一旦掌握權力,比一般的貪官污吏危害更大。我們的教育體制,正在培養大批這樣的"有毒的罌粟花"。

第一部分:一位民大附中學子的自白:我們動了誰的奶酪?(來源:魏若楊學通社)

?高考塵埃落定,錄取通知出爐,中央民族大學附屬中學再次被推上了輿論的焦點。根據民大附中的通報,2015年,全校共有620名學生參加高考,其中達一本線以上570人,占91.9%;650分、600分以上學生人數分別排北京海淀區的第二、第一名;50人預錄北大清華。與這組數據形成對照的是,2015年,北大清華在北京計劃一批招生356人。民大附中的考生占了其中的14%。

多年來,在中學名校林立的北京,民大附中籍籍無名。如今,民大附中的高考成績,幾乎可以PK北京名校人大附中與北京四中。然而,這所黑馬中學卻引起了北京家長圈的“沸騰”——擁有全國招生權的民大附中,被認為從各地“掐尖”,大面積侵占了北京考生的高校名額。

這個暑假以來,北京家長開始集體與教育部、國家民委以及北京市教委不斷交涉。北京家長申訴的材料中提到,“民大附中打著民族中學的旗號,事實上是在暗地里進行全國大范圍的掐尖招生。掛科生還會遭到淘汰,然后再空降尖子生?!?/p>

事實的真相是什么?民大附中為何在近幾年的高考中異軍突起?不妨聽聽民大附中的2015屆畢業生,講述一個他所親歷的民大附中。

“掐尖”疑云

民大附中之所以成為輿論焦點,最核心的問題無疑是生源。一直以來,民大附中擁有在全國范圍內自主招收少數民族學生的權力,作為民大附中的畢業生,我也的確能體會到每個六七十人的班級中,同學之間地域、民族、家境的多元性。誠然,這其中真正來自西藏雪域高原和新疆火焰山上的“少數民族考生”屈指可數,但幾乎所有參加并通過自主招生的考生都來自于少數民族聚居地,比如來自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的湖北學生、來自寬城滿族自治縣的河北學生。

就以剛剛畢業的2015屆民大附中考生為例,這一屆在校生大約在640人左右,其中依據公開的2015年高考照顧對象名冊,學籍隸屬于民大附中、享受在京統招政策和加分政策的少數民族考生共有628名,這意味著在民大附中就讀的學生中大約有10名左右是漢族學生。我翻遍自己的記憶庫,發現只認識7位漢族同學,而這7位,則無一例外是北京戶籍。更巧的是,其中兩位是我的小學同學、一位是我的初中同學;至于要問有沒有“掐尖”招來的漢族空降生?當然有,只不過我所知道的三位漢族空降生,一位來自河北,也是京籍;另外兩位,分別由北師大附中、人大附中轉學而來。

所以說,民大附中的學生只有兩頂帽子,其一寫著“少數民族”,其二寫著“京籍”,想要在民大附中學習三年并以民大附中的學生的身份參加北京高考的話,這兩頂帽子必有其一,或者有一件隱身衣可以不被社交廣泛的我發現。被外界質疑從全國“掐尖”招來的“假少數民族”學霸,至少在我目力所及的范圍內,并沒有見過。

對于這些同學的“背景”,其中有大學教師的子女、企業職工的子女、甚至還有一位我見過的同學,在畢業后我才在微信的貧困大學生捐助項目中了解她的家境。當然,我也認識幾位市長、縣長、局長們的子女。話說回來,那位市長的兒子除了高考以外,分數一直比我高,實打實的成績單面前,拼爹的用處其實不大。

在2014年之前,民大附中每一屆學生中,京籍漢族學生的數量都是屈指可數的。從2014年開始,民大附中陸續與北京的高中合作、合并建立分校,不限民族地大量招收京籍應屆初中生。從2015年開始,京籍學生已占到民大附中每個教學班近1/4。但民大附中的民族特色并未因此而失去,2015級新生甚至囊括了我國的55個少數民族。

當然,坦率地講,民大附中也有不容忽視的問題。作為一所享受全國自主招生政策的學校,本來就身處輿論的風口浪尖,如果做不到公開透明,很容易遭到非議。民大附中每年究竟有多少人是通過全國自招錄???有多少人又是通過北京中考錄???有多少京籍考生開學后插班?每年民大附中究竟有多少人在讀,這其中所有人的戶籍和民族成分究竟如何?這些在讀生實際又有多少人參加北京高考?有多少人回到原籍高考,有多少人選擇出國留學?這一個個看似很常規的問題,如今都成了民大附中神秘面紗下的秘密,公眾對于這些數據摸不著頭腦,主管的政府職能部門又處在失語狀態,也無怪乎流言四起。

對于民大附中來說,既然全國自主招生的初衷就是讓更多少數民族學生能夠享受北京的教育資源與政策優惠,那么就必然要承擔相應的責任。真正落后的少數民族地區學生有沒有可能再增加?發達地區的少數民族考生能不能進一步壓縮?另外,擺在田琳校長面前最關鍵也最迫切的問題則是怎樣更進一步增強民大附中的透明度,尤其是招生透明度。只有公開透明了,圍繞民大附中的流言才會煙消云散。

好成績從哪來

過去幾年,民大附中創造了一系列高考奇跡,引來眾人側目。不過,與其說這樣的成績來自于全國“掐尖”,倒不如說這是高考工廠建設的必然結果。

民大附中全國招來的學生,水平良莠不齊。就以每屆學生開學后第一次月考為例,高分和低分之間相差百十分甚至數百分的情況司空見慣。而且以民大附中的硬件條件和師資力量,在北京根本無法與眾多名校媲美。于是民大附中的學生想要考出好成績,只有一條路:苦學。曾有北京籍學生在進入民大附中后這樣評價:“我高一進班的第一天,就已然比我的初三努力得多得多?!?/p>

我一直是應試教育制度下“苦學模式”的強烈反對者,但民大附中的求學經歷卻讓我認識到,素質教育的理念固然好,但就考試而言,分數只和付出成正比。民大附中或許就是北京范圍內少有的所謂“高考工廠”:當游泳館、體育館都快成為北京高中的標配,以至于頂尖高中們已經將滑雪、馬術甚至冰球帶入高中課堂的時候,民大附中的學生過著簡單、機械而純粹的學習生活。

7:00起床,對于宿舍和教學樓緊挨著的民大附中學生而言,竟然有遲到的風險,因為從高一起民大附中就實行7:30早讀制度;至于高三,7:00已經開始上一天的第一節課了。每天課后,當北京名校的精英學子們開始社團活動或者回家吃飯的時候,民大附中的學生則在教室里自習到17:30。一個小時后,他們吃過晚飯回到教室,等待統一觀看19:00的新聞聯播,隨后又是長達3個小時的晚自習。對于高三學生來說,晚自習則會持續到23:00.

北京不少高中正在探索取消月考,早已不再對月考進行排名的學校亦不在少數。而民大附中的高三學生則雷打不動地在周日回到學校,在周日晚上進行將近3個小時的周測。民大附中的學生從來都不需要買什么教輔材料,因為高三一年,他們至少會做近三年北京所有的高考卷和所有區縣的模擬卷。

至于8月份開學,寒假放兩周,清明節不調休,APEC不放假,“周六上半天課下午放假周日返?!边@些在北京學生眼里看作是“野蠻行徑”甚至聞所未聞的事情,不過是每一年都在民大附中上演的慣例罷了。

關于民大附中的學習生活,還有一點不得不提的,就是民大附中的“掛科勸退”制度,即將在一個學期的兩次考試中有一半以上的科目不及格的學生勸退回原籍。這個制度在外界眼中是民大附中“洗牌”的方法,可以借機把成績不好的學生清理出去,以免影響學校的高考成績。但事實上,這一制度激勵的往往是那些基礎不好,來自不發達少數民族地區的同學,掛科最多、最嚴重的往往是部分京籍考生和每個學校都必然存在的“紈绔子弟”。

“掛科勸退”這一制度也從未真正意義上被執行過,因為其一,在民大附中只要跟著節奏苦學,想要連續在一學期的兩次大考中有一半以上的科目掛科,幾乎不可能;其二,這個制度設計的目的更多的是為了激勵學生,起碼我從未聽說有人真的因學習不好被勸退回原籍。

當然,民大附中的確有把一些少數民族學生勸退回原籍的事情,這被我們稱之為“高考移民”。不過,移民的方向不是我們普遍認為的“把外地考生移到北京”,恰恰相反,每屆高三都有數十位來自西藏、新疆、海南的考生自愿選擇回到原籍參加高考——對他們而言,回原籍比留在北京高考更容易考上好大學。

分特權一杯羹

優質的生源和高品質的教育是造就優秀畢業生的兩大核心要素,二者互相依托、缺一不可。實事求是地說,北京的一流中學,哪所學校不是“掐尖”了優秀生源?哪所學校又不是在“掐尖”后投入一切優勢資源讓這些優質生源成人成才?

民大附中之所以遭到詬病,是因為這所學校掐走的“尖”來自外地,所以被北京家長視為擠占了北京學生的教育資源。然而,民大附中全國招生的初衷,不就是為了讓外地的少數民族考生享受北京的教育特權嗎?

依仗戶籍制度賦予的優勢,京籍學生天生就獲得了更優質的教育資源并承擔相對較輕的高考壓力,民大附中做的,不過是將實現教育平等的理想疊加在北京教育特權的現實之上,憑借各民族共同繁榮發展的國策賜予的尚方寶劍,讓少數民族學生來北京分一杯羹。雖然初衷是實現教育公平,但本質上,是在用瓜分特權的方式來實現。

教育公平,對于當今中國的教育現實而言,仍然是一個宏大到還沒有凝聚足夠的社會共識去討論的問題。雖然大家明面上都認同“改善區域教育資源分配不均”“實現教育公平和區域協同發展”這樣的政策,但在現實操作中,既得利益者往往會用盡一切手段抵制這些外來群體。教育的改革同任何改革都一樣,既得利益群體永遠都是最大的阻力。如果沒有足夠多的教育資源增量,僅僅是進行教育資源存量再分配的游戲,無論政策的初衷多么好,有關民大附中的矛盾在未來只會更頻繁、更激烈。

考上北大清華又如何?

更令人沮喪的事實是,民大附中好不容易在高考中取得了優異成績,好不容易擺出了發展少數民族教育的陣勢,也依然可能已經被時代落在身后。

“我的初中同學都在澳大利亞結婚了,我還在準備高考?!边@是一條略帶戲謔卻完全反映了真實情況的朋友圈。隨著北京頂尖中學的轉型,對優勢教育資源的競爭早就已經不在局限于四九城之中。每年,以人大附中等名校學生為代表,大批頂尖的北京本土考生正在憑借自己的能力和北京提供的最優勢的教育資源,直接向哈佛、耶魯、劍橋、牛津等世界頂級名校發起沖擊。2014年,全國應屆高中畢業生將近800萬,而出國留學生人數則連續數年激增達到了46萬,其中赴美留學生27.5萬。2015年北京考生參考人數已經跌破7萬大關,逆全國大勢實現了9年連降,未嘗不是這一趨勢的寫照。

我的教育經歷很別致,從頂尖小學(人大附?。┑絻炐愠踔校ū狈浇淮蟾街校┰俚教厥飧咧校翊蟾街校?,我的小學同學有一半以上的留學率,初中近20%的人選擇留學,而民大附中的同學,選擇留學者屈指可數。不同的同學群體,截然不同的選擇,說明精英階層已經開始用腳投票,選擇國外教育來幫助孩子實現人生更進一步的理想。

民大附中不過是一所建立在政策基礎上有著極強高考指向性的傳統學校,從學生、師資到國際化水平,民大附中都難望北京頂尖高中項背。無論是田琳校長還是每一個民大附中學子都深知,去常青藤盟校深造是一場他們無法參與的游戲,所以民大附中只能固守其得心應手的應試教育,用高考工廠的教育方式換來金燦燦的成績單。

然而,與同一座城市里的競爭者相比,民大附中的學生何嘗不是已經輸在起跑線上?在人大附中流傳著這樣一個段子——班主任在高一開學時跟全班同學說:“如果你們三年后畢業去了隔壁(指人大),你們這三年就失敗了?!倍翊蟾街袑W生依舊、也只能以考上清華、北大、人大為榮??蓢@這份成績單的貶值速度,也許已經超出我們的想象。

寒門再難出貴子?

這樣的尷尬,又何止民大附中一家需要面對?一線城市精英家庭學生教育國際化的步伐,看上去并不是普通學生能夠追趕的——國際教學,留學服務,去香港、新加坡考試的機票,去美國讀書數以十萬美元計的學費和生活費,對平民子弟來說幾乎都無法想象。當然,這些精英階層子弟也要面對國際化競爭,赴美留學也并不是價高者得的教育拍賣。但又有多少平民子弟能過第一關經濟關,從而與精英階層子弟身處同一起跑線呢?

對于個體而言,選擇何種教育方式是他們的自由;然而對于全社會而言,教育公平卻不能只是一句口號。當“國際化水平”逐漸成為評價辦學質量的重要標準的時候,當越來越多的優質教育資源集中于那些憑借強勢財力獲得先發優勢的精英階層時,我們不禁要問,平民子弟的出路又在哪里?

公正是難以衡量的概念,但機會平等不是?;蛟S高考指揮棒下的應試教育模式并不有利于創造性思維和素質能力的發展,但是回到教育的社會功能上來討論,教育是維護社會階層流動的底線。當資源的優勢逐漸與教育的優勢劃上等號,平民子弟好不容易憑借應試教育建立起來的改變命運的念想將何去何從?階層板結與固化帶來的問題,就會不會毀滅中國的未來?

作為朋友,我衷心祝福那些被常青藤盟校錄取的初中和小學同學,我也相信早晚一天他們都會成為社會精英與棟梁之材。但可悲的是,那些糾結于民大附中占了多少北京名額的家長們卻忽略了這一群體的存在,而是專注于和那些比他們門路更寡、資源更少的弱勢群體爭奪每年幾百個被精英階層拋棄的北大、清華入學名額。

也許再過幾年,當外流的精英階層子弟越來越多,北京的教育壓力越來越小,北京的孩子都能上北大清華的時候,北京家長們還要再上聯合國請愿,抱怨美國大學沒有給自己的孩子足夠的名額。

至于民大附中究竟動了誰的奶酪,說到底,不過是在跟別人搶剩下的骨頭罷了。

 

北京幼升小網掃一掃 關注官方微信
○ 致力于北京幼升小入學資訊
○ 微信公眾號搜索「北京幼升小」或「bjysxwx」關注
2
來源: | 原文鏈接 | 報錯?

相關閱讀

網友評論 :
發布 登陸 注冊 修改密碼

劃片查詢

一冊在手,升學不愁

資料訂閱

及時了解升學信息

北京幼升小網微信

收聽最新活動與升學動態

預約咨詢

一對一規劃指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