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五證”規定收效甚微 流動兒童成留守兒童!


北京市對非北京戶籍兒童中小學入學實行“五證”政策。就業證、居住證、戶口簿、暫住證、無監護證明,以及形形色色的衍生證件,成了外地孩子在京入學的攔路虎。


 

央廣網北京7月3日消息(記者紀翔 實習記者王子怡)據中國鄉村之聲《三農中國》報道,去年開始,北京市對非北京戶籍兒童中小學入學實行“五證”政策。就業證、居住證、戶口簿、暫住證、無監護證明,以及形形色色的衍生證件,成了外地孩子在京入學的攔路虎。

如今,政策實施一年有余,據記者了解,“五證”措施非但沒有達到“以學控人”的目的,反倒衍生出“流動兒童變留守兒童”、“黑戶學生”等一系列新問題。

6月底的中午,太陽熾熱,地上像著火一般。在遠離市區的一個偏僻村子,未來星打工子弟學校里一片歡騰。正值課間,大大小小的孩子們沖出教室,在狹小的院子里嬉戲追趕。然而,天真爛漫的孩子們或許并不知道,在他們之間已經有了一道看不見的界限。據學校校長劉行知介紹,這些孩子中有一部分是“黑戶學生”。

劉行知:去年沒建學籍的很多,招生200多人,能在北京建學籍的不到10個人。其他的各顯神通,能在哪建在哪建。在老家熟人的,有關系的,湊合著建上。到現在沒有學籍的還有一百多人。這我們也沒辦法。我們只能接收他們在這兒上學,至于以后轉學我們也處理不了。今年我們學校計劃招生240人,現在沒有一個能辦證的。

導致這些“黑戶”孩子產生的原因,是北京市教委的一紙規定。自去年起,北京市出臺非北京市戶籍適齡兒童接受義務教育證明證件材料的審核要求,也就是大家通常所說的“五證”。其中包括適齡兒童父母或其他法定監護人本人在京務工就業證明、在京實際住所居住證明、全家戶口簿、在京暫住證、戶籍所在地街道辦事處或鄉鎮人民政府出具的在當地沒有監護條件的證明等相關材料。說是“五證”,但各區縣還根據本地情況有所調整,但是只增不減,具體要求也不一樣,個別地方甚至達到了令人瞠目結舌的“28證”。未來星打工子弟學校教師劉浩天:

劉浩天:下一年的招生政策不是前一年公布,讓家長提前準備,而是在錄入信息系統開放前十天或二十天才公布。有的家長準備了材料,但不符合要求。這不是放寬期限讓家長去辦證,而是到了規定節點去卡這個證。

來京務工十三年的保潔員劉雪梅,局促地坐在校長辦公室里。屋里的沉默跟院子里的喧鬧形成鮮明的對比。她家的小兒子去年就入學了,住在城中村平房區的她無法提供房東的房產證,孩子因此“五證不全”,她也“回不了家”。說起孩子的未來,她一臉茫然。

劉雪梅:唉,我還不知道怎么辦呢!不要房產證還有辦法,要房產證,確實弄不來。咱上哪兒弄去,咱也沒有房子。我還不想讓他回家,家里沒人照顧,家里沒地,也沒工廠,回老家一點事兒也沒有,在家里呆著也不行啊,好幾口子人。

下午四點,51歲的秦五田和老伴兒張愛霞早早來到學校接孩子。幾年前,老兩口和孩子們舉家來到北京。如今,三個孫子、孫女都到了上小學的年齡。其中,孩子中的老二去年折騰了一年“五證”也沒辦全,至今還“黑著”;老三今年入學,“五證”更是沒有著落。孩子的奶奶說,實在不行她就一個人帶著兩個孩子回安徽老家。

張愛霞:公辦學校上不了,實在不行就回家上。弄不了了,不回家能咋地。要帶就我一個人。走一步算一步吧。孩子上學要緊!長大了沒有學籍在家也沒法上。沒有學籍還得重新上,那就麻煩了。

說到這時,坐在一旁的孩子秦思琪緊張了起來:

記者:你覺著在這兒上學好還是回家上學好?

秦思琪:在這兒。

記者:奶奶說帶著回家上學愿不愿意?

秦思琪:不行。

能帶孩子回家的家長畢竟是少數,更多的孩子由流動兒童重新變成留守兒童。據學校老師介紹,留給孩子們的還有一條路:那就是先回老家建學籍,然后轉回北京。然而,這種不合規定的做法,只有“有關系”的家庭才能做到。傍晚時分,一名家長匆匆闖進了劉浩天老師的辦公室,她想把孩子在老家已經建好的學籍轉到北京來。雖然也要提供“五證”,但是要求沒那么嚴。

家長:我們不是要轉學,在這兒辦學籍不是要北京房產證,孩子的社保,不好弄,我就從家里弄,現在弄學籍號弄好了,還沒確定啥時候能下來呢。我就來問一下。馬上就上二年級了。

老師:你就給我一全國學籍號,我試試能不能轉過來,您盡快給我號碼。政策老變,現在壓在我手上五個呢,都沒辦下來。

相對于上面幾家人,13歲的方婷婷則幸運些。今年升初中的她,本來“五證”也沒辦全,但是“由于學習成績優異”,被“破格”錄取。但是,在劉浩天老師看來,之所以“破格”,更重要的原因是學校招不到人。

劉浩天:去年,那邊一個中學按照“五證”去辦,招120人,北京的一共招了20來個,外地的就通過了5個,沒人了。結果后來,那個校長跟教委反映,我這大學校也不能空著吧,這學也不用辦了。后來教委說可以適當放寬一些。但是小學不行啊,“五證”沒全,肯定是沒學籍。

雖然初中升學有可操作的空間,而對于小學入學而言,政策沒有任何松動,沒有“五證”就辦不了學籍。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14年底,北京市義務教育階段在校生為112.8萬人,其中非京籍在校生共有47.08萬人,占全市義務教育在校生總數的41.74%。再加上那些不在統計范圍內的“黑戶學生”,“外來戶”的規模已經占據半壁江山。在此背景下,一面是流動兒童重新變成了留守兒童,一面是“黑戶學生”沒有學籍將來無法升學。說起這些,北京未來星打工子弟學校校長劉行知滿臉愁容。

劉行知:去年五證辦齊,還能開借讀證,今年辦齊這個證,還給你要那個證,總有一個證要卡住你,總有理由說你不合格。好多孩子十來歲了還不能入一年級。限制人口是可以的,但是別限制孩子不讓上學。設置門檻意義到底是為何?你讓大人進來了,孩子也進來了,但進來了不能入學,在孩子心里留下陰影,將來多個文盲,甚至多個罪犯。一再卡孩子入學,非?;闹?,也非?;奶?。別讓政策耽誤了孩子的前程,不要耽誤了祖國的未來。

(注:應采訪對象要求,文中學校及人名均為化名。)

 

來源:央廣網

    北京幼升小網掃一掃 關注官方微信
    ○ 致力于北京幼升小入學資訊
    ○ 微信公眾號搜索「北京幼升小」或「bjysxwx」關注
    2
    來源: | 原文鏈接 | 報錯?
    網友評論 :
    發布 登陸 注冊 修改密碼

    劃片查詢

    一冊在手,升學不愁

    資料訂閱

    及時了解升學信息

    北京幼升小網微信

    收聽最新活動與升學動態

    預約咨詢

    一對一規劃指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