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時評:就近入學不應演變成學區房大戰


一直以來,義務教育階段就近入學一直備受家長關注的問題,教育部門也花費了相當大的力氣推進,那么,具體效果如何呢?接下來讓我們一起來看看吧。

一直以來,義務教育階段就近入學一直備受家長關注的問題,教育部門也花費了相當大的力氣推進,那么,具體效果如何呢?接下來讓我們一起來看看吧。

2014年2月,教育部辦公廳發出通知,要求4個直轄市、5個計劃單列市和10個副省級省會城市的所有縣(市、區),100%的小學劃片就近入學;90%以上的初中實現劃片入學;每所劃片入學的初中90%以上生源由就近入學方式確定。義務教育就近入學,其實是老規矩,但一直沒有得到有效落實,這一次教育部動真格,應該是想先行先試,治理遞條子、送票子等擇校腐敗行為,斬斷伸向教育的黑手,促進義務教育的均衡發展。但由于義務教育不均衡的狀況短期內難以得到解決,一聲令下要求立即實現就近入學,就會加劇天價學區房的瘋狂。

以北京市為例,西城區某處一間僅有4.4平方米的學區房標價135萬元,換算下來每平方米售價超過30萬元。沒有錢買不起學區房,就別想獲得附近一所小學的入學資格,當然更指不上分享優質義務教育資源。我注意到,這種情況在19個大城市普遍存在。問題是,有一個受益的群體,相應地就會有利益受損的群體,而且后者規模更為龐大。這個現象,無論從機會平等還是從結果平等觀察,都違背了社會公平的本義。

我認為,有的改革需要先破后立,有的改革需要邊破邊立,要敢于沖破利益固化的藩籬。有人說,天價學區房是讓市場發揮決定性作用。我很不贊成這樣的說法。難道只有那些有錢的父母,才能為孩子獲得優質學校入場券?不改革固然不公平,改革后也不公平,說明在不能有效調整優質義務教育資源分布的框架里,僅在技術層面作一些“創可貼式改革”并不能解決實際困難,還有可能讓困難變得更嚴重。

優質義務教育資源不均衡分布,是一個長期積累的突出矛盾,剩下了一大堆啃不動的硬骨頭,壓力前所未有。樹根不動,樹梢白搖。由于各學校之間教學條件、師資儲備和辦學質量有差異,人為地造成了一些所謂“好”的優質小學和中學。必須指出,就近入學是義務教育法里對教育部門的要求,并且同一區域范圍的學校應該沒有差異。但這么多年一直是反著來,就近入學成了對學生和家長的要求,基層縣(市、區)教育局管得過分瑣細,對哪條街道哪一棟樓房可以進哪一所學校,都有明確劃分。孩子只能在住家附近的地方上學,但又面臨學校教育質量有差異的現實。這在客觀上必然導致一個后果,有條件的家長根據所謂“好”的優質小學和中學選擇住家,為子女追求優質義務教育資源。而一些住在“差學?!敝車闹械褪杖爰彝?,則只能望優質學校興嘆。如果學校不存在差距,家長就不會這么焦慮、糾結和無奈。

因此,教育部門啟動改革的邏輯起點,只能是讓優質義務教育資源均衡分布優先于就近入學。這是必須直面的一道大坎,也是克服教育不公平的要害所在。對此要有一個常識性的認知,要不然就說不清為什么要全面深化改革。為了促進優質義務教育資源均衡分布,教育部門也采取了一些具體解決方案,比如名校辦分校,城鄉學校手拉手,讓城區教師到農村支教等等。對過去已經試過的措施進行反思,正確的就堅持,不對的要找出錯在哪兒,這樣才能弄清楚該干什么不該干什么。

義務教育的首要目標是均衡,而不是制造重點校、重點班。如果不能盡快均衡分布優質義務教育資源,如果不能加快中心城區優質義務教育資源的疏解力度,19個大城市天價學區房的紀錄還會被刷新,中低收入家庭的子女接受優質教育的希望也會就此漸行漸遠。

教育部門必須標本兼治,用最小的“傷口”換取最有效的改革推進。都說教育是百年大計,那就立即行動,不惜代價做到每個片區都有優質學校,每個學生無論住在哪兒,都擁有平等進入優質學校的機會。這是解決擇校問題的治本出路,也是恢復正常義務教育生態的優先選項。

分析就近入學這一案例,為全面深化改革提供了一個重要啟示:任何碎片化的改革措施,必須被理性梳理并形成系統化的秩序,才能顯示出改革的創新精神和整合力量。只有建構“全面”、“深化”的內在邏輯體系,才能為全面深化改革建立一個中樞神經系統,從而具有指揮運用改革的能力、膽略和智慧。

    北京幼升小網掃一掃 關注官方微信
    ○ 致力于北京幼升小入學資訊
    ○ 微信公眾號搜索「北京幼升小」或「bjysxwx」關注
    0
    來源: | 原文鏈接 | 報錯?

    劃片查詢

    一冊在手,升學不愁

    資料訂閱

    及時了解升學信息

    北京幼升小網微信

    收聽最新活動與升學動態

    預約咨詢

    一對一規劃指導